2020看开奖结果 > 教育教研 > 学科教学 > 音乐 > 姝f枃

泪目相逢!援鄂护士找到画中的自己

鏉ユ簮锛毼粗   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娆℃暟锛 娆°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-05-06 21:47

   在《抗疫天使——2020年2月9日,武汉,晴》油画前,这幅画的作者靳文艺与画中人——援鄂护士龙艳合影。 (画家本人供图)继医生张文宏在画中邂逅另一个自己之后,正于中华艺术宫举办的《“召唤”——上海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美术、摄影主题展》再度迎来一次感人至深的相逢。

   连日来,参观这个展览的很多观众都对其中一张超写实的“戴着护目镜的大眼睛”记忆犹新、感触颇深。

   这便是上海画家、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靳文艺的油画《抗疫天使——2020年2月9日,武汉,晴》(以下简称《抗疫天使》)。

   这张画的主角——贵州援鄂的护士长龙艳日前专程飞到上海,在展览现场与画面中的自己完成了历史性的相逢,也与画家在画前留下意味深长的合影。

   《抗疫天使》是张巨幅油画,宽米,高米,竟然只画了一位戴有护目镜的医护人员的大半个侧脸。 画中的护目镜十分醒目,镜片上水汽弥漫,雾珠遍布,透过护目镜,人们却能清晰地看到,这位医护人员右眼渗出了一滴眼泪。

   在中华艺术宫第一眼看到这张以自己为原型的作品时,龙艳的眼泪便止不住地往下掉。 “这幅作品是那么真实,一下子把我拉回那些在武汉战斗的日子……我们离开时,武汉人民透过家里的玻璃向车队挥手、拿着脸盆站在阳台上敲打着欢送……”她感叹,“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中”。 选择以画笔定格这样一幕,是偶然瞥见的一则新闻给靳文艺的灵感。 那是2月9日,武汉封城的第18天,正是疫情暴发的阶段,各地医疗队的白衣天使紧急驰援湖北武汉。

   “从来自武汉前线的新闻报道中,我看到一位医护人员的照片。 她身上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戴着的护目镜满是汗珠、视线模糊。 透过照片,仿佛能感受到她全身笼罩在雾气之中、连续工作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的艰辛和难受。

   ”靳文艺顿时被逆行的白衣天使们与时间赛跑、与病毒搏斗、舍生忘死的精神所感动,决定要用画笔将这种瞬间的感动凝固成永恒的记忆,于是开始了以这幅照片为基础素材的油画创作。

   靳文艺深知,艺术创作从来不是“照搬照抄”,也不是复现照片。

   最终他选择以超级写实的当代绘画方式呈现这一幕感人场景。

   “它比摄影更真实。

   每个细节都会被放大,也更有现场感。

   ”无法现场采风,靳文艺只好将视线投向新闻照片、镜头,试图从中捕捉真实的细节,揣摩真实的情感。 他特地找来护目镜戴在头上,体验雾气笼罩的感受,研究水珠的反光结构。

   靳文艺特别提到,每天驾车上班路上,央广“天使日记”里很多白衣天使的声音给了自己很多感动,以及很多关于她们战“疫”场景的线索与想象。 “了解多了,便会对这些义无反顾前往一线救援的英雄产生敬意。 在创作过程中,我边听边画,听到情动时,好几次不得不停下笔来调节自己的情绪。

   ”创作的过程,也是画家对于抗疫以及医护人员理解深化的过程。

   渐渐地,靳文艺意识到,尽管这些白衣天使被人们称为“战斗英雄”,但她们更是一个个有着鲜活生命体验的人。

   面对肆虐开来的疫情和无力挽回的生命,她们也会害怕,也会自责,也会无助,也会流泪。 于是,靳文艺为自己画中的战“疫”天使加了一滴眼泪,他将自己的真情实感倾注在了这滴眼泪里。

   这也成就了《抗疫天使》中画龙点睛的一笔。 然而为了画好这滴眼泪,靳文艺反复推敲,画了好几遍。 他坦言:“眼泪的位置如果低一点,呈现出来的表情是畏惧的;如果高一点,是大无畏的感觉,这样也不太真实。 最后,我选择了平视的角度,主人公含着眼泪坚定地往前看,这正是我们看新闻能感受到的真实情感。 ”3月28日,靳文艺完成了《抗疫天使》的创作。

   而事实上,自提笔创作起,他就一直在寻找作为主要创作素材的那张照片中的抗疫天使。

   照片是他在贵州某媒体平台看到的,连日来,他辗转联系到贵州的多位媒体朋友、医务人员,然而得到的回音几乎都是:照片仅有一个角度,在统一的服装下,很难分辨是谁。

   最终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   在距离这张照片被拍摄下来70多天以后,抗疫天使终于被找到了。

   她就是援鄂的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中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长龙艳。 尽管5月8日展览将落幕,靳文艺却告诉记者,关于这幅作品的创作还未结束。

   他想借助新技术手段,呈现艺术上的更多可能性,为观众带来更多的情感互动。

   “我将和龙艳一起完成音视频部分,最终将这幅超写实油画集成为一件中英文版的多媒体作品,向世界诠释中国的抗疫故事。

   ”(记者范昕)原标题:泪目相逢!援鄂护士找到画中的自己将和画家联手推多媒体版本,向世界诠释中国的抗疫故事。



         

上一篇:葡萄牙驻华大使:我是中国高铁的“粉丝”
下一篇:没有了

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